【政协常委和委员的区别】政协常委葛剑雄:根本不赞成高考改革方案

【www.oubohk.cn--高考动态】

  高校照样有干净的学术殿堂。不要抹黑高校,不要过分强调高校的特殊。

  宪法和政协章程是我发言和提建议两条不能超越的底线。

  ———葛剑雄

  全国政协常委、复旦大学[微博]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葛剑雄因为在两会上敢于直言而获名“葛大炮”。

  昨天下午,抵京参加2015年两会的葛剑雄接受南都记者专访,直言浙沪高考改革的弊端,以及在复旦任职期间叫板教育部长没有任何后顾之忧。

  他说,因为我的发言始终有两条“不能超越的底线”,所以“我对我的言论绝对自信”。

  “高考外语考两次让学生压力更大”

  南都:今年浙沪开始实施新的高考改革,对于此轮高考改革,你满意吗?它能解决当前中国千军万马勇闯独木桥的局面吗?

  葛剑雄:我根本就不赞成这个高考改革方案。中国高考的矛盾不是在考试本身,是在整个社会给高考造成的压力。现在中国大学毛录取率只有40%,但是却没有引导好另外60%人员的分流,所有的学生还是涌向高考这条道路。

  但我们的义务教育并不是培养所有人上大学,这是做不到的。所以应该鼓励适当的分流,把另外60%人员往普通劳动者的目标培养。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做好这样的引导,学生、家长、社会观念没有改变,造成大家都要往高考一条路上走,在这种压力下高考随便怎么改革都是改不好的。

  南都:这次的改革方案对学生发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?

  葛剑雄:这次高考改革的具体方法,也没有深入调查,不符合中国实际。比如说外语考两次,这样让学生压力更大。在高考巨大压力下,没有人会考了第 一次以后就觉得满意了,比如我考了99分,我为什么不再考一次,去拿100分呢?就算自己不考,还有来自家长、老师的压力,实际上把考一次变成考两次,学 生压力更大了。

  还有,让学生选择考试科目的结果就导致有些课今后在中学开不了。比如不考地理以后,地理课在中学就没人选了,就没法开了。而有人明明喜欢历史, 但是他觉得历史考试比较难,就选了政治。为考试而考试,在这个导向下高考是不可能改变的。对学生的发展只有不好的影响,绝对没有好的影响。

  我一开始就说了,我绝对不赞成这样的改革,而且没有好好经过调查研究,并没有确切的有说服力的数据。

  “南科大模式不可复制”

  南都:南方科技大学自授学位的学生今年很多被国外知名高校录取。你如何看待这种教育模式?高校自授学位在当前中国能行得通或者说普遍推广吗?

  葛剑雄:南科大问题,我早就说过,让它试,但是它是没有可复制性的,不要急于把它的经验就变成普遍性。

  南都:让它试,但是没有办法普遍推开,试的意义何在?

  葛剑雄:复制推开,这个模式不是中国的所有学校都能够做到的。举个例子,现在这个学校有那么多经费,中国其它学校能做得到吗?他可以100万元 请个教授,其它学校能做到吗?另外还有一个,朱校长以及他的声望他的能力大家都相信的,那么今后随便来个什么王校长、李校长,他也要办个学校,要你教育部 马上承认,行吗?所以南方科大是个特例。

  在中国教育的发展过程中,这样的特例是可以存在的。

  所以目前情况下,我认为南方科大是一种比较超前的办学经验,但在目前没有推广价值,没有可复制性的。

  南都:未来呢?

  葛剑雄:未来要看中国经济、文化各方面发展的条件。

  不要以贪腐抹黑高校

  南都:十八大以来大量高校官员落马,其中招生和基建是腐败主要原因。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

  葛剑雄:这个很简单,有权力不受监督就会腐败,有经济利益,制度不健全还不受监督就要腐败,无论是高校还是其他地方。那么学校里面哪些地方最能够有权有资本?就是招生,还有基建,他们主要是有权。

  南都:以前大家传统观念中的高校象牙塔,纯净学术殿堂,还存在吗?

  葛剑雄:高校照样有干净的学术殿堂。那些高校贪污腐败的人中有哪个是真正的教授啊?院士教授绝大多数是很好的,所以不要抹黑高校,不要过分强调高校的特殊。老实说,今天真正利用学术来腐败的,或者纯粹是教授腐败的很少。

  另一方面,大家要实事求是地讲,就是人民大学出了招生腐败,难道这个学校真的都普遍腐败吗?也不能这么说,现在往往这样以偏概全,这是错的。

  “我对我的言论  南都:媒体有种说法,因为你的敢言,大家都称你“葛大炮”,对于这个称号,你怎么看?叫板教育部长时,你还是复旦图书馆馆长,当时就没有后顾之忧吗?

  葛剑雄:这个我一点都没有。

  第一,我相信那些政府的官员、我批评的对象他们有基本的素质,比如我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教育部的官员、袁部长对我不利。

  第二,我的言论和提的建议有两条不能超越的底线,首先是宪法,凡是宪法规定的,这个你不能去反对的。其次我是政协委员,那么要符合政协的章程,在这两个前提下面,我对我的言论绝对自信。

  比如我认为现在高考改革方向找错了,是希望我们教育办得更好。

  南都:大家很关心你这两年的近况,方便透露吗?

  葛剑雄:我一直是学校研究所的教授,就算是在图书馆担任馆长期间,我也照样在招博士生、在做科研、在上课。现在呢,无非也就是这方面时间多一点。

 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oubohk.cn/gaokao/320224/

重庆市政协常委名单 政协常委作用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热门专题
  • 网站地图- 手机版
  • Copyright @ www.oubohk.cn 教育资讯网-中高考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7136666号
  • 免责声明:教育资讯网-中高考资讯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!若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48小时内删除!